林西河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Chansoo/Kaisoo/Chanhun/Hunchan/All Chan/All Soo

【灿嘟】不搭(非典型abo向/有和谐/甜)

写在前面:我流abo,背景aob平等,o拥有与ab一样的社会地位,但是正常设定的各种生理特征不变。

全文依旧走网盘,lof只放删减版。

链接:点·我·看·寝·室·激·情·play

密码:428w

 



 

文/西河

 


 

“伯贤啊,你用的什么香水?好香好好闻啊。”都暻秀有些好奇地问坐在他对面的舍友兼死党,又很努力地吸了两口。“嗯我没有用香水啦…应该是我家那个的味道吧。”边伯贤略微有些窘迫地挠挠头回答他。

 

旁边的朴灿烈像一只丧气的大puppy一样垂下了头。都暻秀像是察觉到他的异样,手伸到桌子下面摸了摸他的大腿算是安抚。边伯贤也感觉气氛不大对,连忙笑着发挥他那调节气氛的出色能力,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朴灿烈捉住那只正抚摸他大腿的手,那只手修长又细腻,骨节分明又不突兀,是属于他的Omega的手。他抚摸过无数次,每一次都会惊叹这是造物主的杰作。那只手的主人也是如此,不仅拥有着出色的迷人外貌,诱人的美好身材,又有着温顺随和的性格,一个Omega所能存在的最好的特质都掺在这个人身上。

 

时常让他觉得自己过分幸福。

 

也会让他觉得,自己和他,不搭。

 


 

突然边伯贤的电话铃响了,他起身出去接,回来之后有些抱歉地对都暻秀说:“嘟嘟啊,我家那个找我有点事,你就让灿烈陪你回宿舍吧,不好意思了哈。”都暻秀连忙说没事没事,朴灿烈也向他点点头表示OK。于是两个人就看边伯贤以百米赛跑的速度拎了包就往门外飞奔而去,嘴里还念叨着“嘟嘟回头我把饭钱转给你啊麻烦了”这样的话,人就已经没影了。


 

“这还真是…迫不及待啊。”都暻秀和朴灿烈面面相觑。


 

.

 

到了都暻秀寝室之后,朴灿烈感觉对方一直在偷偷注视着自己,抬头就能对上他探寻又担忧的眼神,然后很快被他掩饰过去。朴灿烈有些好笑地低下头。闻不到的话…不是第一次了,但偶尔还会觉得失落呢。

 

是的,朴灿烈闻不到那些Omega和Alpha身上的味道。因为他是个Beta。最最普通又最最常见的Beta。而他的爱人却是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让一个Alpha都觉得难以高攀的优质Omega。

.

 

朴灿烈从懂事起就觉得自己是要分化成Alpha的,他个子长得又高又快,身体也能跑能跳,比同龄人更加强健,又一直被身边人夸聪明敏锐,不仅是他自己,连他的朋友亲戚老师也都觉得他一定会是个异常优秀的Alpha。

 

于是朴灿烈一直抱着“我是Alpha”的心态度过了人生的十八年,然后晴天霹雳般收到了一张结果为Beta的诊断书。


 

大概是期望过高所以导致失落感更强烈,他在那之后有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难以面对周围的人。但朴灿烈是谁?他可是从小就被叫作快乐病毒的朴灿烈,自己是个Beta这件事,并没能让他难过多久。Beta怎么了?在这个性别平等的社会,只要有能力,就算是Omega也有一席之地,更何况Beta的身体素质在各方面都比Omega要好得多,甚至也不用像Alpha一样受易感期和信息素的困扰,又有什么不好的?新晋Beta朴灿烈连借酒消愁这一步烂俗的剧情都直接跳过就将那点不快一扫而空,重新恢复了他嘻嘻哈哈的生活。

直到他上了大学,遇到都暻秀。这个漂亮聪明又温柔的Omega一下子就走进了他的心里,他几乎可以认定这个人就是他的the one。然而对方的Omega身份却似乎唤起了所有他埋藏在心底的自卑情绪。

 

.

点我上车 密码:428w

 

 

.

聪明如都暻秀又怎么不知道爱人的小心思,他知道朴灿烈会偷偷用一些有Alpha气味的香水,也知道他有多么介怀自己的Beta身份,他一直都知道。


但是朴灿烈一直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好。


他第一次见到朴灿烈的时候是在新生报道的时候,朴灿烈作为学长兼志愿者给新生做引导。他人长得高,又有一副好容貌,用一脸迷死人的灿烂笑容给新生们又是提包又是指路,当时就圈粉无数。不过吸引都暻秀的倒不全是这些,而是朴灿烈那双眼睛。都暻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不仅因为它又大又圆,而是因为那里面闪烁的明亮光芒,那么坚定又充满生机。他特意看了眼那人衣服上别的胸牌。朴灿烈。还真是人如其名,都暻秀在心里嘀咕。


朴灿烈给他留下的第二次深刻印象是在音乐社的演出上。那场演出朴灿烈一个人成了全场目光的焦点。钢琴、吉他、贝斯、架子鼓,简直想不到还有什么他不会的乐器。哦,更惊喜的是这位朴先生竟然还会打碟,当Billboard上一首冠单响起的时候观众席几乎变成蹦迪现场,气氛热度一下子到了顶点。都暻秀也跟着欢呼蹦跳起来,连边伯贤都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冲他喊:“我操,这小子太牛逼了吧?”


一首歌结束,嘈杂褪去,朴灿烈安静地注视着台下,用低音炮轻轻地说,我们音乐社的演出就要结束了,我再给大家最后唱一首歌。

他用钢琴给自己伴奏。不同于刚才的激烈,从他指尖流泻出来的是极柔和的旋律。John Legend的All of Me。朴灿烈低低地唱着那首歌,声音温柔又深情。那一刻,都暻秀整个人都沦陷到名为朴灿烈的漩涡中,从那一刻起,尽管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性别,也决定一定要和这个优秀的人在一起。


后来都暻秀知道了朴灿烈是音乐社社长,是一个Beta,但这根本没有阻挡他前进的脚步,天生有把好嗓子的他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跟着边伯贤一起混进了音乐社。然后他成功泡到了社长,边伯贤则看上了社长身边那个带着股奶味其实却是纯A的弟弟。


其实都暻秀一直想对朴灿烈说的是,自己才是一直自惭形秽的那个,也是过分幸福的那个。

 

.

两个月后。

“暻秀暻秀,我我我看起来怎么样?你爸妈会满意吗?”朴灿烈喘着气放下手上大包小裹的东西,在伸手按门铃之前紧张兮兮地问都暻秀。都暻秀微笑着替他整整衣领,摸了摸他的头发:“特别完美,我男朋友最帅了。灿烈,你一点都不用紧张。”

朴灿烈像小孩子被夸奖一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转过身,坚定地摁下了门铃。

门铃声响起,朴灿烈和都暻秀相视而笑。

谁说BO不搭?

-END-